俄罗斯七寡头罪与罚:昔日十年风光 一朝败亡

时间:2020-04-07 18:03:09  来源:任丘市于村司法所

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的寡头在私有化进程中一夜暴富,并在利益与权力的诱惑下,把触角伸向了政治领域,从而在政坛呼风唤雨。这些寡头身上所背负的功与过、罪与罚,成为俄罗斯一个时代的缩影,也见证了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的政治、经济变迁。

权倾一时的寡头集团

苏联解体后,为巩固民心并尽快改变“与世隔绝”的境况,时任总统叶利钦的外交与经济顾问丘拜斯等人提出了出售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计划,旨在加速改革进程。计划提出后,俄股市一时暴涨,政府工业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为企业私有化铺路。

1995年,俄罗斯政府开始推行一项名为“债转股计划”的政策,受政府青睐的银行只要向当时极度缺乏资金的政府提供贷款,就能够获得一部分国有企业股份。这就导致以石油、天然气为代表的俄罗斯最重要的资源企业以相当便宜的价格被出售给私人资本家。

在这波史无前例的私有化浪潮中,之前被苏联工业部门牢牢掌握的、对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战略资源性企业纷纷被私人银行家收入囊中。

通过收购国有企业,这些私人银行家一夜暴富。其中,发家较早的大桥银行总裁古辛斯基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个人资产达4亿美元;别列佐夫斯基凭借30亿美元的资产在1997年被《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球第九大富豪;2004年5月,《福布斯》杂志俄文版上已有36位身家超过10亿美元的寡头上榜。当年,霍多尔科夫斯基位列榜首,资产总额估计为80亿美元。

在叶利钦时代,政府对于这些暴富的私人银行家的约束非常有限。1996年3月的一天,叶利钦秘密召见了7名金融资本家,分别为别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国际商业银行总裁维诺格拉多夫、首都储蓄银行总裁斯摩棱斯基、阿尔法银行总裁弗里德曼和俄罗斯信贷商业银行总裁马尔金。叶利钦和他们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后者提供财政支持,确保叶利钦连任;叶利钦则承诺维护他们的经济利益。由此,七寡头成为俄罗斯政治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现象。叶利钦成功连任总统的就职仪式上,七寡头分坐一排,震惊世人的同时,预示着他们将成为今后俄政坛中的常客。

金钱与权力,自古亲密无间。这些寡头已然富可敌国,自然想在政治上更有所作为。其惯用的手段包括操纵媒体、左右地方选举、干预立法决策,甚至出任政权机关要职等。比如,古辛斯基与别列佐夫斯基就通过打造融合电视、报纸及杂志的媒体王国,利用这些输出手段,打击其他寡头,还把矛头对准叶利钦的继任者普京,批评后者在车臣等敏感问题上的措施。别列佐夫斯基甚至放出豪言:“只要我愿意,可以让一只猴子来当总统。”

霍多尔科夫斯基则前后投入1亿美元,重金资助两个反对普京及其所在政党的自由党派。同时不断向外界暗示,自己将在2008年参加竞选。而普京的连任当时已被视为板上钉钉之事。此外,他还花重金游说了俄杜马中近百位议员,阻止杜马通过对油企征重税的法案。

寡头们也经常通过突破法律底线的行径排挤异己。据俄媒报道,霍多尔科夫斯基名下的石油企业尤科斯公司的高管中,就有2人被指控涉嫌谋杀涅夫捷尤甘斯克市市长,只因后者曾批评尤科斯在当地逃税漏税的行径,而尤科斯名下重要的生产部门就位于该市。

向寡头宣战

继承叶利钦衣钵的普京,并没对这些寡头的胡作非为继续熟视无睹。2000年上任伊始,他就把这些被叶利钦奉为座上宾的寡头们召集到克里姆林宫,当面对他们说:“如何与你们打交道,我想应该与其他人无异吧,比如,面包店主或者鞋铺老板。”普京紧接着又警告,只要远离政治,不挑战或者批评现任政府,他不会重翻旧账,干预他们的业务或者重新将这些企业国有化。

但是,这些在昔日政府庇护下羽翼渐丰的寡头们当时并没有将这位年轻的继任者放在眼中。于是,才有得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等寡头先后在政治领域对普京发起挑战。

违反了先前的约法三章,普京势必下决心收拾这些寡头。当时这些寡头也逐渐流露出欲将涉及俄经济命脉的战略性企业转卖给西方同行的意向。用普京智囊的话来说,难以想象一觉醒来,这些与俄罗斯经济息息相关的战略性企业竟全部被西方收购。

普京对寡头的宣战首先从克里姆林宫的人事开刀,接连免除了叶利钦之女塔季扬娜“总统形象秘书”一职,以及担任总统事务管理局局长的博罗金,其中,前者几乎左右叶利钦所有重大决策。多名俄商界大亨正是通过塔季扬娜打开了通向克里姆林宫之路,不但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还成为操纵政局的幕后关键人物。普京此举,被视为与叶利钦时代彻底划清界限。

就任总统2个多月后,普京正式从经济问题入手,向寡头宣战。当时,俄总检察院以诈骗和盗窃罪率先拘捕古辛斯基,给出的证据是古辛斯基的大桥集团在1996年底购买国家电视公司“圣彼得堡第十一频道”70%股份的时候只花了25万卢布,而该频道的实际价值高达1000万美元。合同签署后,该频道负责人在芬兰的个人银行账户就出现了100万美元的好处费,这笔交易的曝光令检察机关认定古辛斯基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侵吞国家财产的犯罪行为。此后,包括别列佐夫斯基在内的数名寡头分别被以偷税漏税、境外洗钱等罪名连遭传讯。

把这场打击寡头的战役推向高潮的是普京政府与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较量。早在2003年7月,尤科斯公司股东、有“钱柜”之称的梅纳杰普集团总裁列别捷夫以经济罪名被正式拘捕后,俄罗斯总检察院和内务部开始对尤科斯进行调查,执行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被传讯。当时,武装警察搜查了尤科斯公司位于莫斯科的办公室,并对该办公室严密监控。10月25日,俄警方以突然行动拘捕了霍多尔科夫斯基,指控他犯有严重欺诈、侵占和逃税罪,其中在1998年至2003年间,共逃税、漏税1500亿卢布。检察机关还指控霍多尔科夫斯基和列别捷夫利用俄罗斯进行私有化之机,在俄罗斯境外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欺诈网络,通过欺诈手段获得俄罗斯企业的所有权。

对于那些不干政的寡头,普京以安抚和利用为主,仅采取一些经济惩罚措施。比如,2000年普京迫使寡头波塔宁上交罚款1.4亿美元,弥补其采用欺诈方式违反国家拍卖法律所造成的损失等。

同时,普京还制定了一系列限制寡头垄断的政策,如清点国家资产、保障平等的竞争条件、打破寡头垄断经营、保护中小企业利益、立法保障等。此外,在对寡头的治理中,普京将俄罗斯超过一半的能源机构又重新收归国有,通过拆解、整合寡头名下的能源企业,打造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集团(Gazprom)为龙头的“能源帝国”,成功扭转了俄罗斯战略资源昔日被寡头牵着鼻子走的被动情况。

在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后,普京的支持率迅速从70%蹿升至80%。大部分俄罗斯人觉得,如果当年俄罗斯的经济改革与私有化进程能以更公平、公正的方式进行,俄罗斯的经济情况肯定会比现在好,收入差距会缩小,对资源的控制也不会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而在这些寡头中,除了霍多尔科夫斯基锒铛入狱,其余寡头的命运不尽相同。

一、别列佐夫斯基

妻离财散离奇身亡

别列佐夫斯基曾是俄罗斯第一亿万富翁,开启了俄罗斯寡头政治时代。“克里姆林宫教父”、“邪恶天才”、“普京的头号敌人”……这些绰号显示了他与俄政坛纷繁复杂的关系。前半生的别列佐夫斯基是名出色的数学家,前苏联解体后,别列佐夫斯基开始利用转型期的混乱发财。他靠收购多家国有汽车企业起家,并把企业转为汽车进口商。

此后,他和其他六名有相似背景的商人辅佐叶利钦登上总统宝座,这就是所谓的“七寡头”。

然而,权倾一时的日子最终随着叶利钦这棵大树的倒下而远去,自普京上台后,别列佐夫斯基便成为克里姆林宫的打击对象。2000年,别列佐夫斯基流亡英国,继续从事反对俄罗斯政府的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别列佐夫斯基死前不久出现了很多异动。据称,他在去世前不久曾写信给普京,承认犯下“不少严重错误”,希望获允回国。

俄媒体称,别列佐夫斯基可能是自杀。他近期处境非常差,输掉官司并借了很多钱。

二、古辛斯基

传媒大亨流亡他乡

古辛斯基是“钱多震主”的典型,这位戏剧学校毕业生早在1988年就为西方企业进入前苏联提供帮助。从1990年开始,在市长卢日科夫的护航下,古辛斯基的集团急剧扩张,业务涉及多个领域。

古辛斯基设立了俄第一家私有电视网—独立电视台。1996年,古辛斯基的传媒帝国力助叶利钦赢得总统之位。据说叶利钦曾劝诫古辛斯基:“钱多不要紧,但不要从政。”不过后者的政治野心显然是俄寡头中最强的,他后来和叶利钦翻脸。

普京当政后,古辛斯基被以侵吞和欺诈国家资产为由先后遭到拘留和检控,受到全球通缉令。之后,拥有以色列国籍的古辛斯基一直生活在以色列,并继续反抗普京。

三、霍多尔科夫斯基

锒铛入狱的前首富

相比古辛斯基,另一名犹太裔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到现在为止,这位曾经的俄首富还在西伯利亚的赤塔州监狱中服刑。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衰落有两个直接原因,一是他在政治上和普京作对,二是他旗下的尤科斯公司借助美国资本(埃克森美孚)和俄罗斯国内最大的石油企业之一的西利亚石油公司合并,这直接触犯了普京政府掌控石油的战略。在2005年被莫斯科的地方法院以“逃税”(170亿卢布)的罪名判处8年徒刑。

梅德韦杰夫当总统时期,霍多尔科夫斯基曾向法院申请假释,被驳回,理由是“他拒绝上监狱中的缝纫课”。

四、维诺格拉多夫

最终输得一无所有

1988年10月,维诺格拉多夫成立了私人银行莫斯科国际商业银行,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在1998年金融危机中,国际商业银行遭到致命打击,所欠23万储户的存款无力偿还。在俄中央银行没收了国际商业银行营业执照后,1999年维诺格拉多夫申请破产。

2001年,俄审计院指控他非法转移资产,但司法机关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七寡头”中,维诺格拉多夫输得最惨,正如他的姓氏(意为葡萄)一样,他已是一串烂掉的葡萄。现在,维诺格拉多夫深居简出,俄媒体差不多已将他忘了。

五、斯摩棱斯基

破产出国避难

1989年,斯摩棱斯基创办了俄罗斯首都储蓄银行并担任总裁。1996年11月,他获得全俄第五大银行农工银行的控制权,首都储蓄-农业银行成为全俄八大银行之一。

1998年的金融危机中,“首都储蓄-农业银行”遭到毁灭性打击。同时,俄内务部调查局开始调查斯摩棱斯基非法经营案件。为此,斯摩棱斯基不得不跑到维也纳去避难。

六、马尔金

开赌场度日

1994年,马尔金开始担任俄信贷商业银行总裁。在1998年金融危机时,该银行遭受重创。由于业绩太差,2000年马尔金被迫辞去银行总裁一职,改任第一副总裁。2002年,俄媒体曾指责马尔金参与了俄罗斯和安哥拉一笔贷款的商业诈骗活动。他还涉嫌向车臣非法武装提供资金,供其购买武器。

马尔金居住在俄罗斯,却加入了加拿大国籍。2002年4月,他在莫斯科开了一家名叫“地狱花园”的赌场。据说,“地狱厅”墙上画的罪人头像与俄著名寡头特别相似。马尔金似乎在提醒从前的同伴:“玩吧,但别上瘾。”

七、弗里德曼

低调度日守住财富

弗里德曼是俄罗斯阿尔法集团总裁,在当年“七大寡头”中资历最轻也最低调。他羽翼未丰便逢普京上台,所以行为收敛,做生意也还算守规矩。

弗里德曼在政府和企业之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平衡,他把企业国家化和俄罗斯国家利益、政府意志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俄罗斯来说他是位明智的富豪。弗里德曼在2012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位列第57位。(来源:第一财经网,作者:潘寅茹)

文章推荐:

刘强东卸任,京东回应

刘强东卸任京东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

世界十大暴利行业有哪些?

特斯拉:未来在中国市场会有更好表现

重要信号!巴菲特开始出手抛售航空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