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到底发达到什么程度

时间:2020-09-02 20:00:30  来源:鸿鹄高飞一举万里

德国的发达表现在多方面。当然经济方面无疑是其中最直观的一方面。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德国以3.997万亿美元的GDP总量成为仅次于美、中、日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与此同时德国还是世界第三大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资本输出国。诸如奔驰、宝马、奥迪、大众、保时捷等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汽车品牌都位于德国,德国的汽车生产量仅次于中国、美国和日本。德国的出口额曾在2003~2008年连续六年保持世界第一位。

在以企业营业额排名的世界财富500强排行榜中有32家企业的总部设于德国。除了这些国际知名的大公司以外德国还拥有大量的隐形冠军企业。隐形冠军企业是指在国内或国际市场占大绝大部分份额,但社会知名度很低的中小企业。德国拥有1307家隐形冠军企业,在数量上远超美国,更是遥遥领先于日本等制造业强国。尽管如今的德国在经济总量上早已被日本和我国反超,但仍雄踞世界第四并牢牢占据着欧洲第一工业强国的位置。

在人均GDP方面德国达到了48196美元,在全球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第17位,超过了日本、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德国还是是全球最大的资本输出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贸易顺差(3100亿美元)。2016年德国的出口额为1.27万亿美元,是世界第三大商品和服务出口国。德国的工业化起步比英国晚,但和法国、美国基本处于同一时间:第一次工业革命是在18世纪60年代发源于英格兰中部地区,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成果开始扩散到法、美等国。

19世纪早期起德意志一些地区也开始了工业革命。这在时间上只是略晚于法、美,但基本还是大体处于同一时期。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德意志的纺织、冶金、采煤、农业化学和铁路运输等部门都取得了相当程度的发展。这一时期实际上还并不存在统一的德国,德意志只是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的名称而非一个统一的政治实体。这种四分五裂的政治局面严重阻碍了德意志工业革命的发展进程。1818年拥有1050万人口的普鲁士作为德意志诸邦中一个强大邦国率先在其境内废除关卡。

普鲁士随后取消了国内关税和消费税的征收,宣布商品流转自由。1833年由普鲁士主导的德意志关税同盟成立,到19世纪中期关税同盟地区的工业总产量已发展到仅次于英、法的欧洲第三的位置。从1860年起普鲁士就大力营造铁路形成有主干和支线的铁路网。1850—1875年普鲁士的铁路长度由6044公里增至2.8万公里,机车增加了7倍,货车车厢增加了11倍,铁路货运量增加了19倍。到德意志统一时的铁路里程实际上已超过了作为欧陆传统大国的法国。

1871年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建立使德国的经济发展获得了统一的国内市场,德国政府开始有意识地扶植产业发展。恰好这一时期正值国际上以电力应用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荼之际,搭上工业革命快车的德国只用了40年时间就走完了之前英国用80年时间才走完的工业化路程。20世纪初德国在世界工业总产值中的份额已超过英国,仅次于美国而位居世界第二。就在德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时却遭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沉重打击,而德国的战后复兴正赶上世界范围内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德国是一个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家。历史上德国曾试图通过以发动世界大战的方式攫取世界资源。当然德国在某些具体资源的储量上还是具有一定优势的:鲁尔区和萨尔区的煤铁资源就是德国近代工业化和战后经济复兴的坚强保障,但这并不足以改变德国在整体资源储量上的缺陷。随着石油和天然气的广泛应用以及世界性的钢铁过剩现象的出现使依靠煤铁资源起家的鲁尔区这样的老工业基地开始面临困境。从20世纪60年代起鲁尔区进行了一系列产业调整布局。

上世纪60年代鲁尔区通过提供优惠政策和财政补贴对传统产业进行清理改造,同时投入大量资金来改善当地的交通基础设施、兴建和扩建高校和科研机构、集中整治土地,从而为下一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70年代在继续加大第一阶段改善基础设施和矿冶工业现代化的同时重点通过提供经济和技术方面的援助逐步在当地发展新兴产业。80年代以后德国联邦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充分发挥鲁尔区内不同地区的区域优势形成各具特色的优势行业,从而实现了产业结构的多样化。

经过这番产业调整布局之后鲁尔区的石油消费量逐渐增加,炼油工业和石油化工工业也迅速发展起来。70年代以后当地的电气工业、电子工业有了很大发展。如今鲁尔区不仅生产着全德国80%的硬煤和90%的焦炭,还集中了全国钢铁生产能力的2/3,电力工业、硫酸工业、合成橡胶工业、炼油工业、军事工业等均在全国居于重要地位。二战后全球很多以采煤工业起家的老工业区都因为油气资源对煤炭资源的替代这一能源革命而走向没落,德国的鲁尔区却通过自我调整实现了转型。

鲁尔区的案例绝非孤例,因为这对整个德国都产生了启发:德国开始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同时开发可代替现有资源的新型清洁能源以达到节约能耗、保护环境的效果。如今德国几乎有25%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自2004年以来德国对清洁能源行业的投资增长了122%,创造了一个支持近38万个就业岗位的行业,德国的失业率因此降到了5.8%。自1990年以来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了25.5%。当然的德国的环境保护也不完全只是通过技术转型实现的。

从上世纪70 年代起当时的西德政府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环境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 90 年代初德国议会将保护环境的内容写入修改后的《基本法》。在《基本法》第20 条A款中写道:“国家应该本着对后代负责的精神保护自然的生存基础条件”。这一条款对德国整个政治领域产生了很大影响。目前全德国联邦级别和各州级别的环境法律法规有8000 部,此外还实施欧盟的大约400个相关法规。从1972年通过第一部环保法至今德国已拥有世界上最完备、最详细的环境保护法。

目前德国联邦政府、16个州和各个县政府都设有官方的环保机构,另外德国还有很多跨地区的环保研究机构。联邦政府每年的环保贷款达到近百亿欧元(1欧元约合人民币 10.8元),企业每年的环保投资在30亿至40亿欧元之间,德国已因此形成一个有近百万人就业的环保产业,每年环保产品的出口居世界前列。德国还制定有宠物立法,所以像什么遛狗不牵狗绳、放纵宠物随地大小便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如果有人弃养宠物,那么相关部门会通过电子芯片找到饲主的身份信息。

在德国弃养宠物还被拘留并处以最低2.5万欧元的罚款,虐待动物最高可以判处三年监禁。德国因此誉为“一个没有流浪猫狗的国家”。德国花如此大的力气保护动物当然不是为保护而保护,事实上这么做说到底是要保护人类所生活的环境。如果放纵流浪猫狗在大街上流窜既破坏环境,又可能造成狂犬病的传播。德国联邦政府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85% 的德国人把环保问题视为仅次于就业的国内第二大问题, 75%的人希望德国应该在环境政策上继续维持在欧盟的领先地位。

既然德国人把环保问题视为仅次于就业的第二大问题,那么德国对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就业民生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呢?德国计划在2020年创造50万个就业岗位,到2030年将创造80万个就业岗位。德国是现代社会福利制度的发源地:早在1883年铁血宰相俾斯麦就颁布了社会保障法,也就是说当美、英、法等国的工人在经历每天十多个小时的超长劳动仍无法维持温饱的时候德国已在开始构建惠及全民的社会福利体系。德国拥有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全民医疗保险体系。

2005年德国医疗卫生体系支出中政府及个人分别负担77%及23%,德国男性及女性预期寿命分别为77岁及82岁,居世界第20位。在德国每个诞生新生婴儿的家庭都会得到政府给与的1000欧元补助;未满18个月的婴儿每个月有大约300欧元的奶粉补助钱,1岁以内的孩子可以领取每月100欧元的补助,2、3岁的孩子可以领取每月150欧元的补助;每个家庭第一、第二个孩子每月有188欧元的补助,第三个孩子每月有190欧元的补助,第四个孩子每月有215欧元的补助。

这些补助可以一直领到18岁,如果孩子在18岁后仍在继续读书深造的可以领到25岁;幼儿园到中学期间孩子的学费、教材、餐费全部免费,大学阶段公立教育免学费;与此同时诞下新生儿的夫妻双方可以享受长达3年的带薪育儿假期,也就是说德国妇女不仅不用担心因怀孕生产而被解雇,还可以在育儿期间享受工薪补助——可以领取相当于原薪酬67%的补助。德国员工全年工作187天、休假178天,也就是说接近一半左右的时间是在休假,一旦出现企业欠薪的情况政府会预先垫付工人的工资。

德国还是世界范围内义务教育的发源地:早在16世纪的宗教改革时期德国颁布的义务教育法就规定父母应送其6~12岁的子女入学,在1763年到1819年期间德国的义务教育法规已基本进入到完善成熟时期。这不仅远远早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即使是近代史上率先实现工业化的大英帝国的儿童也不得不早早挤在条件简陋的工厂上演”雾都孤儿“的悲剧,相比之下同一时期的德国儿童却早已在接受系统的义务教育。在普鲁士受教育和服兵役一样被视为公民必须的义务,而国家则为公民提供受教育的机会。

从19世纪中期普鲁士已基本实现全国城乡的全面免费教育,在普法战争前普鲁士的儿童入学率已达到97.5%,事实上很多国家是在20世纪乃至21世纪才达到这一标准。后来德军参谋总长毛奇在总结普法战争的成功经验时说:”普鲁士的胜利早在小学教师的讲台上就决定了“。在普及全民基础教育的同时普鲁士也建立了教学与科研并重的现代大学:早在普鲁士还在向拿破仑的法兰西第一帝国支付巨额战争赔款之时他们就已建立了柏林洪堡大学。

普鲁士的大学从建立伊始就确立了一项基本原则:国家必须为大学的教学与科研活动提供经费及物质支持,但不得干预学校的教育学术自由,不得限制师生的思维意识。高度成熟的教育制度使德国拥有丰富的人才资源储备:迄今为止已有103位德国人曾获得过诺贝尔奖。2007年至2017年期间德国发表和引用的论文数分别为101万和1624万。在全球排名前200名的大学中一共有10所德国大学。德国最近五年的专利发明数量为9.13万件,在全世界范围内仅次于美国、日本、中国。

德国政府在2013年4月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正式推出“工业4.0”战略。所谓工业4.0是指利用物联信息系统将生产中的供应、制造、销售信息数据化、智慧化,最终达到快速、有效、个人化的产品供应。目前“工业4.0”战略已得到德国科研机构和产业界的广泛认同:弗劳恩霍夫协会将在其下属6-7个生产领域的研究所引入工业4.0概念,西门子公司已开始将这一概念引入其工业软件开发和生产控制系统。如今工业4.0已成为德国的另一个标签,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新一轮的工业转型竞赛。

颇为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是德国的“工业4.0”战略的重要合作者。2015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正式印发《中国制造2025》,开始部署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如今工业4.0已进入中德合作的新时代。中德双方签署的《中德合作行动纲要》中有关工业4.0合作的内容共有4条:第一条就明确提出工业生产的数字化就是“工业4.0”对于未来中德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在未来中国所主导的一路一带建设中德国是陆上新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

可能很多人一提到德国就首先会想到奔驰、宝马、大众等实业集团,这印证了德国实施实业立国基本国策的成功。德国的确是以工业制造体系闻名世界的国家,德国经济的强势在相当程度上有赖于制造业,相比之下金融业、旅游业等第三产业在德国显得并没制造业那么耀眼,但德国的金融业、旅游业的发展其实并不差。德国的法兰克福是仅次于伦敦和苏黎世的欧洲第三大金融中心,而德国独具特色的金融系统在竞争力上同样不可小觑。

一个国家金融体系的形成与发展受到经济、民族、文化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德国理性严谨的民族文化特质在制造业方面的反映是很多人所了解的,而这种民族性格反映在金融业领域就表现为德国的股票交易额占GDP比重远远低于美国和英国。德国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可谓世界上最严苛的贷款者,对于风险把控极其严格,厌恶情绪极强。同时德国还为中小企业设立专项投资基金。这样的金融体系保证了大量的社会资本流入到有效率、有竞争力的产业与部门,全社会资本高效支撑实体经济发展。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诸多国家对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进行了重新审视,在这种形势下德国制造业的发展模式以及与之匹配的金融体系引起了多方重视。德国的金融模式表现为:不刻意追求金融业本身的繁荣,稳健的金融政策和市场,稳定的经济形势,依托于德国的经济实力以及德国在欧盟中的领导地位。这一切使得法兰克福及德国金融业前景光明,上升势头明显。在德国政府的要求下德国的银行业从一开始就同工商业紧密结合,在政府信用的支持下为经济发展贡献。

时至今日德国的金融制度仍是一种以全能银行体系为主导的混业经营制度。随着国际竞争日益激烈促使德国中小银行纷纷合并以壮大自身,同时坚持混业经营提高自身的金融效率和金融竞争力。德国的证券及期货市场也在全球排名前列,德国证券交易所是欧洲最活跃的证券交易市场。当欧洲各国仍深陷债务危机的泥泞中无法自拔时德国无疑成为了欧洲经济的最大亮点,这种突出的成绩靠的就是其强有力的监管手段和对风险的防范意识。

法兰克福作为德国最大、欧洲第三的金融中心吸引了全德百家大企业中的20多家将总部设在这里,德国中央银行、欧洲银行总部和德国证券交易所都设在法兰克福。全城拥有超过400家银行,经营着德国85%的股票交易,其股票交易所是继纽约和伦敦之后全球第三大交易所。法兰克福也是著名的国际会展中心城市:每年至少有50多个重要展览在这里举行,是欧洲大陆最繁忙的展览场所。每逢展览季节法兰克福市区街道更显得生气勃勃,参加博览会的人数超过100万。

法兰克福会展只是德国文化旅游产业的一个缩影:德国的柏林电影节与戛纳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并称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四大国际书展之一。德国在历史上被称为”诗人与思想家的国度”——德国的文学和哲学作品自成一派享誉全球,甚至可以说从黑格尔、尼采一直到马克思奠定了西方哲学的基石。德国的文学作品涵盖了从《格林童话》到《浮士德》等一系列世界级经典。不少德国画家的作品享有高度国际知名度,创作形式也相当多元。

源自德国地区的卡罗琳式建筑及奥托式建筑促进了罗曼式建筑发展,之后则以哥特式建筑、文艺复兴建筑及巴洛克建筑为主。德国同样造就了巴赫、贝多芬、舒伯特、舒曼、勃拉姆斯等享誉世界的音乐大师,柏林爱乐乐团、德累斯顿国家交响乐团至今仍是国际知名的乐团,目前德国是欧洲第一大、世界第三大音乐市场。德国是世界上赛车运动领先的国家,其中F1历史上最成功的车手、7次世界冠军车王迈克尔·舒马赫就来自德国,他创造并保持了无数F1的记录。

田径、游泳、赛艇、足球、马术、曲棍球、手球都是德国队的传统强项。冬季运动也是德国人的强项:在有舵雪橇、无舵雪橇、冬季两项、越野滑雪和速度滑冰等项目中常在欧洲和国际赛事中夺得奖牌,德国著名的体育明星有网坛名宿贝克尔和网球女皇格拉芙、自行车名将扬·乌尔里希、九球皇帝苏奎特、体操老将丘索维金娜,乒乓球名将蒂姆·波尔等。德国足球水平一直排在世界前列:德国的足球甲级联赛是欧洲五大足球联赛之一,迄今为止德国的国家足球队曾经四次夺取过世界杯足球赛冠军。

目前德国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历史总奖牌榜上位列第三(含前东德和西德):其中夏奥会一共获得163金,163银,203铜,总计529枚奖牌;冬奥会一共获得70金,72银,48铜,总计190枚奖牌,德国统一后已经参加过五届夏奥会,共获得67枚金牌,56枚银牌,81枚铜牌。德国的各类音乐会、艺术展览、戏剧表演、国际性大型体育比赛、街头庆祝活动和圣诞市场也吸引了不计其数的游客,同时也为德国贡献了37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世界遗产。

文章推荐:

新华财经|截至4月3日当周中国汽、柴油批发价格指数环比下跌

2020年芜湖447个重点项目投资计划公开 详细名单曝光

接替张旭 王海武出任万科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

日本7城将进入“紧急状态”!安倍狂撒108万亿日元刺激经济

俄罗斯七寡头罪与罚:昔日十年风光 一朝败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