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小镇:矿工先干活30天,第31天凭运气拿矿石抵薪水

时间:2020-09-04 16:04:58  来源:行走在陌路

2011年,由多家黄金公司组建的“世界黄金协会”对外公布:人类有据可查的已开采黄金约19万吨,占世界可开采总量的77%,如以目前的开采进度计算,可能在20年后就会提前面临“无金矿可采”的局面(作者注:有炒价嫌疑)。

消息一出,国际黄金立马飙到历年最高价位(1895美元/盎司),也间接促使采矿公司加大开采力度,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秘鲁安第斯山脉的拉林科纳达金矿,其矿工数量在短短几年中增加了3倍,目前约有11万名矿工。

可安第斯山脉从未有过这么多人口的城镇,秘鲁官方认为这些矿工过段时间就会离开,因为金矿所处位置的平均海拔在5100米以上,交通不便无法正常供应水电,也没有农田耕地来维持粮食供给,因而至今都不设行政区划(不设就不用修建基础设施),矿工们只能以“黄金小镇”来代称。

拉林科纳达金矿位于安第斯山脉北面的Auchita冰川脚下,数百万年来一直人迹罕至,印加帝国崛起时感其壮丽以“睡美人”称之。直到16世纪初,一名印加人偶然发现,冰川融化产生雪崩压垮山体,巨石翻滚而下又裂成碎石,这些碎石里就有黄金。

“睡美人”原本随着印加帝国的灭亡成为传说,但考古学家却通过破碎的壁画找到了拉林科纳达,使秘鲁黄金年产量直接飙升到南美第一、全球第六,在矿区工作的人口从开始的不到100人增加到3500人,再到2009年的35000人,一座无中生有的黄金小镇就这么诞生了。

在其他国家,上万名矿工的金矿就会被列为“超级工程”予以严格把控,尤其是开采污染和安全标准这两个方面。但黄金小镇却没有,甚至被称为是无人管辖的“法外之地”。

秘鲁也曾尝试接管拉林科纳达,2003年还破例批准一张特许开采证,但这家公司入驻后却举步维艰,产量只占当地金矿的5%,剩下的95%由三个民间组织的250个开采公司和个人包揽。被认可的矿工上岗证仅4000张,其余矿工不用签署任何合同,也不会发放薪水,更没有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

没有薪水的工作有人干吗?其他地方我不敢说,但在秘鲁黄金小镇,大多数人都会回答:“愿意,只要一个月能有一天让他们随便拿矿石抵薪水就行。”

这个口头约定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出现的,现在的矿工人们也说不清楚,但这并不妨碍秘鲁矿工们蜂拥而来,而国际金价的居高不下,使得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人也慕名而来。2019年仅三个民间组织名下就有11万名矿工,其中不乏迢迢千里也要拖家带口赶来的巴西人和委内瑞拉人。

刚过而立之年的委内瑞拉人巴拉尔告诉我:“这里的矿工以南美为主,前几年还看到有个中国人,只工作三年就走了。我所在的金矿海拔是黄金小镇最高的一个,大约有5650米,所以,我们每工作25天,就会有1天自取矿石的机会,至于有多少黄金,就看个人运气了。”

巴拉尔说的时候面带笑容,但我能看出笑容背后的辛酸,因为在我来之前一周,他的弟弟在一次矿洞塌方中失踪,至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真的能赚到钱吗?”我还是忍不住问巴拉尔这个敏感的问题,他想了想带着我去镇上的收购店,那里每天都有人在排队,希望将手上的黄金尽快卖出,因为矿工的黄金经常被抢被盗,反抗的人轻则被群殴,有的甚至不明不白就失踪了。

收购店里,矿工们打开用防水布包着的“水银球”,收购商用焊枪融掉“水银球”外面的水银和里面的杂质,最后得出来的才是纯度较高的黄金,因步骤繁琐,经常拒绝收购“小球”。收购价每天都不一样,但一般都只有市场价的60-70%,一名矿工拿到了当月的酬劳,一共1207索尔(人民币约3300元)。

巴拉尔的收入比这个矿工要高,或者说比大多数矿工都要高,因为多数人都不敢在海拔5650米的矿区长时间体力劳动,一些海拔在5100米以下的矿工收入更低,最低的工作30天才能拿4个小时的矿石,但相应的工作强度也低了很多,绝大多数人都是先干活30天,第31天凭运气拿矿石抵薪水。不同“薪酬”的矿区加起来有600多个,密密麻麻覆盖冰川脚下的大部分区域。

然而,巴拉尔告诉我真正的困难并不是高海拔,而是恶劣的天气和水银的剧毒。

背着矿石收工的矿工

由于小镇地处冰川脚下,夏季气温还能维持在0℃以上,只有夜里会偶尔降到零度以下,冬季则长期处于-15℃至-40℃之间。普通人在同等海拔和温度的环境中,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很难保证安然无恙,而矿工们却要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几乎每个矿工都是一身伤病才被迫离开。

当然也有死也不走的人,到了连矿石都背不动的那一天,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低温缺氧和爆炸塌方等等都是已知的危险,更致命的是矿工们都要面临汞(水银的化学名)中毒的潜在伤害。

巴拉尔所在矿区在山腰上,入口离原生矿点约200米,这条通道被矿工们称为“死亡之路”,因为采矿要用到大量水银(最原始的开采技术),水银蒸汽又弥漫在矿洞中难以驱散,导致频繁进出的矿工中毒休克直至死亡(没有医院和医生),就算中毒不深的人也会出现神经系统损伤后的抽搐以及牙齿脱落等现象。收入最高的是洗矿工,因中毒高发率而通常12天就要换人。不愿换的矿工就算没死,那双手也基本是废了。

由于口口相传的印加禁忌,拉林科纳达所有矿区都禁止女性进入,跟随矿工而来的女性家属只能做些辅助工作,巴拉尔的妈妈除了给他们兄弟做饭外,其他时间都在帮忙处理背回来的矿石。这些工作同样也不简单,先用锤子把矿石敲的很碎,再用水银筛选出疑似黄金后送到高温炉去提炼,最高记录是500多公斤矿石中提炼出价值28000索尔的黄金,那是巴拉尔兄弟三人最高的月收入。

然而,这样的收入几年来也只有一次,多数时候一个月能有10000索尔就算很高了。

巴拉尔的妈妈为了招待我,特地跑到小镇街上买来红薯用矿石烘烤,而平时,他们一家人都只吃价格更便宜的土豆,因为扛饿又能维持体力。

黄金小镇的物价是智利其他城镇的两三倍,就连土豆的价格也要贵一半,因为方圆数百里的土地都很贫瘠,家属们也尝试过种植粮食,只有土豆活了下来,但果实却小到我一口能塞下三四个。因此,运输矿石的货车司机成了最受欢迎的人,他们往往满载而去、满载而归,为各家各户付费捎带日用和药品等物资。

矿工们的唯一娱乐就是黄金小镇中心的一座足球场,这座建于2014年的足球场是一位矿主出资的,当年他的一个富矿赚到上百亿索尔后给矿工们的福利。这个富矿的一名矿工曾经在一天之内背出300多公斤矿石,其中有一块重约2公斤的“狗头金”,正是这块“狗头金”让黄金小镇名气大盛,使得人们近乎失控般的涌入小镇,不用薪水也照样出力干活。

临走前,巴拉尔指着一簇簇草丛告诉我,他的弟弟应该也会埋葬在这里。此时我才知道这里是墓园,为了防止被其他矿工当成矿石来挖,家属们从十几公里外移来草丛作为标记,却被一大堆生活垃圾给掩埋到难以分辨。

“这些年你也攒了一些钱,带着家人回家吧”,面对我的劝解,巴拉尔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小块黄金,然后对着冰川回答:“这里是我们一家人所有的希望,赚够建房子和娶妻的钱后才能走,或许是明天,也有可能是十年!”

文章推荐:

国产软件无线电操作系统发布 业内人士称迎政策机遇

华闻集团2020年半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

出水芙蓉,一旦碰到,立即出手,买入必涨,精准出击强势股

要降薪?四大行一致回应

张一勺大师专访记_张一勺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