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军旅路

光明网 阅读:84127 2020-10-15 08:33:22

原标题:两代人的军旅路

父亲是一名老兵,年幼时的我仿佛早已习惯了没有父亲陪伴的童年,也早已习惯了那个看似有些刻板、有些安静,还有些陌生的父亲。

2012年12月,带着儿时的不解和疑惑,带着年少的不羁和热爱,我选择了父亲走过的那条路。

当我将入伍通知书摆在父母的面前时,一向沉着冷静的父亲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沧桑的脸上写满了自豪的神情,铿锵有力地说了句:“到了那里好好干,别丢人!”。而母亲的眼神却更为复杂,仿佛经过了激烈的内心斗争后,最终默默起身,只给我们父子留下了一个落寞的背影和那句:“两个都是犟毛驴”。

初入军营,训练场上一次次的精疲力竭,我不言放弃;烈日下的持久暴晒,我不曾退缩。在一次又一次挑战自己的过程中,我逐渐有了父亲般的模样,也体会到了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在平凡的岁月中负重前行,才有了更多人美好平静的生活;也唯有这群铁血军人在此日复一日地奋勇拼搏、刻苦训练,军队才能有战斗力,才能在面对外敌入侵时用铁拳予以还击。

虽然艰苦的训练让我浑身疲惫不堪,但每当想到父亲勇往直前的姿态和坚毅的神情,我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两年时间如白驹过隙,我抱着必胜的决心参加了军考,但残酷的现实却将我击垮。军考落榜后,我整个人的生活都好像蒙上了一层灰色,那时逃避现实想要复员回家的想法充斥着我的脑海。

就在我人生最关键的时期,父亲的突然到来打破了这一切,屋里我与父亲面对面坐着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父亲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说道:“失败了咱们可以再来,想回家了咱们就歇歇脚步,但我不希望看到一点挫折就把你打倒,真正的强者是在失败后敢于面对。”听完父亲的一席话后,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但也在心中暗暗定下决心。

一年后,我不负众望地踏上了前往武警工程大学的列车,军旅路上遍布荆棘,但我很庆幸有这样一位父亲。

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使命,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担当,年少的我不曾理解父亲的不易与艰辛,长大的我也逐渐开始有了父亲的样子,家门口上的光荣牌上,印证着的是我和父亲两代人的军旅路,也印证了军人不变的信念和本色。

作者:武警北京总队 赵宏伟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