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平台竞争不是反垄断法以外的地方

中国网观点中国 阅读:5673 2021-01-03 06:00:30

李恩汉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博士后工作站

数字平台企业之间的反垄断之争取决于2010年的3Q战争。经过头腾猫狗等大小的战斗,最近市场监督总局立案调查阿里巴巴集团涉嫌实施二选一等垄断行为,似乎有尘埃落定的感觉。我国用素被称为经济宪法的反垄断法调节市场经济的态度也越来越明确。

数字平台竞争不是反垄断法以外的地方

平台经济自古以来就有。平台本质上是连接需求和供应,促进交易。从这个意义上讲,传统的中介机构、信用卡服务、货币、市场等属于平台经济,也许不受法律制约。这里的法律当然也包括反垄断法。数字平台利用信息化和数字化手段,大幅降低了交易成本,实现了最大化的资源配置,提高了经济效率,但本质上仍属于平台经济范畴,不能免除垄断法的适用。

事实上,用反垄断法调整数字化平台经济具有现实意义。数字平台在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巨大资本运营的支持下,具有更强的连接能力、更广泛的垄断范围、更高的中介效率,表现出更强的网络效一家独大胜利者通吃,容易产生垄断风险。正是为最近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加强反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反垄断法已经成为大型平台企业剥夺消费者福利、压迫业者利益、排除竞争对手的有力武器。

反垄断法鼓励做大做强,严禁霸凌

依靠众多互联网市场、众多互联网企业、快速发展的下一代信息技术,得益于中国鼓励创新的政治措施和包容审慎监督原则。我国数字平台经济蓬勃发展,深刻改变了人们的购物、社交、支付、旅游等行为,创造了更舒适、方便、高效、可靠、安全的生活新方式。在这个盛世景象中,国家最近高发动机垄断了剑,对平台经济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冲击,政府似乎是市场的干预,抑制了来之不易的创新势头,仔细分析,其实不然。

反垄断法是行为法。反垄断是反垄断行为,不是大企业。其目的是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限制竞争的经营者集中等垄断行为。换句话说,即使在相关市场上只有一家企业,也有垄断地位,只要不实施垄断法禁止的限制竞争行为,就不会受到相关处罚。对于大型平台企业来说,只要不实施二选一差别待遇等垄断行为,正常参与市场竞争,就不必害怕垄断法的实施。

反垄断法是鼓励创新的方法。新修订的《反垄断法》开宗明义,鼓励创新是其立法的核心目的之一。与直接实施创新的企业和特定产业给予政策支持不同,反垄断法通过创造和维持公平良好的竞争环境,保证市场上所有企业各有能力,优胜劣汰,达到鼓励创新的目的。因此,禁止企业实施垄断行为,基本上是鼓励企业通过创新扩大,将市场收益再次用于技术突破和产品开发等方面,而不是为了巩固市场支配地位,构筑市场障碍,欺负弱点。从这个角度来说,反垄断法是通过创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维持长期持续的创新。

利用反垄断工具调节市场竞争秩序,标志着中国市场经济的日益成熟。

反垄断法是维持市场经济秩序的法律。市场经济是国家通过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经济制度,市场基于充分竞争。反垄断法的核心意义是保障市场秩序竞争,防止企业和政府利用市场支配地位和行政权力干预市场。从某种意义上看,反垄断法在一国的地位,体现了该国对市场经济的重视程度。因此,在美国的反垄断法被称为自由企业的大宪章,在德国被称为经济宪法,在日本被认为是经济法的核心。

我国此次反垄断剑指数字平台企业,以公平竞争促进行业健康长期发展的意义,体现了我国利用法治化和市场化手段解决市场自身问题的决心,表明我国市场经济水平越来越成熟。(责任编辑:唐华)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